犇腾股票配资网

济民制药连续10个跌停谁在出货?(组图)

犇腾股票配资网 2021-03-28 配资开户 190次

连续10个跌停!这是近几年Jimin Pharmaceutical(60322 2. SH)发生的最严重的“闪断”。除了12月28日的高额成交额超过8亿元外,其余9个交易日都是无限的跌停,涉及近10,000名投资者。

追踪近几年Jimin Pharmaceuticals的股价趋势可以发现,早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6月,Jimin Pharmaceuticals就经历了两轮“闪电崩盘”。 2020年,除了最近连续发生10起车祸外,六月期间,我在提起出货后还遇到了3 跌停。

高级私募股权投资人范云告诉《捷报》,从股价走势,流通市值,股权结构和股东人数的角度来看,吉民药业受到做市商控制的痕迹非常明显。

在最近的继任跌停中,吉民药业第三季度的新自然人股东邵以南可能是关键。邵一南持有的两家上市公司Jimin Pharmaceuticals和融科科技(30029 0. SZ)都在12月16日发生了暴跌,这并非巧合。

界面新闻调查发现,邵一男是现场外的深入参与者配资,他作为“工具人”在现场外反复部署,因此导致现场外配资 炒股团队。 《街面新闻》还发现配资 炒股团队背后的资金来源涉及P2P在线贷款资金。

接近监督级别的人也向《捷报》透露,崩盘的这种股票类型可能与配资平台的公安没收有关,因为有很多配资帐户在运营这些壮大股票背后的股票价格,配资平台已被扣押。后来,资金无法继续维护磁盘。

谁在出货中?

吉明制药的股价在过去10个交易日中下跌了6 5. 14%,从自由下跌的40元跌至12月29日,4. 57元收盘价,而跌停为仍然持有超过260,000个销售订单。

尽管Jimin Pharmaceutical多次披露了其在“龙虎榜”上的交易席位,但从12月17日到25日,用一个词跌停进行的交易很少,并且此期间在“龙虎榜”上的数据有限参考值。

12月28日,吉民制药突然增加了交易量,一旦撬开跌停板,换手率达到1 5. 60%。但是,随着29日的继续跌停,试图撬动董事会的资金也被埋没了。

从12月25日至28日,《龙虎榜》数据显示,前五名业务部门的总交易额1.为34亿元人民币,累计净购买量为415 0. 10万元人民币。购买筹码不集中。每个业务部门的购买金额在1000万元到3000万元之间。很难判断撬板资金来自哪里。

与此同时,销售部门的销售态度更加坚定。前五名销售部门的总营业额为3. 90亿元,累计前五名的净销售收入为3. 58亿元。超过7次。

其中,申万宏源证券东莞宏福路和安新证券上海市浦东新区银城中路出货分别以超过1亿元的价格卖出了前两个席位,却没有买入一股。以济民药业当日的开盘价和收盘价 1 6. 19元计算,这两个业务部门出货的数量均超过600万股。

12月25日至28日,济民药业的交易业务部数据

谁在出货中?

吉明制药的股票已全部流通。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前十大股东名单的最低持股量仅为26 7. 3600万股。据该公司称,截至12月28日,控股股东和一致行动人持有的股份总数为1. 98亿股,累计认股权为0. 93亿股。

吉明制药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李先玉持有集民药业最大股东双鸽集团9 8. 08%的股份,直接持有集民药业0. 16%的股份。第二大股东张学勤是李宪宇的妻子,第三大股东紫明贸易有限公司。张学勤是紫明贸易的实际控制人。 四、的第五大股东是李宪宇的两个女儿李慧慧和李丽莎。 八、第九大股东是李宪宇的两个女two田云飞和别勇。

从这七名股东的最新持股数量和第三季度末的持股数量来看,控股股东和一致行动人士的持股数量基本保持不变。

然后,在出货大量持有人的名单上只剩下三个,即第六大股东自然人邵以南,持有65 7. 650,000股,第七大股东私人股本深圳前海正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帆投资”)及其子公司正帆民兴四号私募股权基金持有34 7. 7900万股,第十大股东自然人陈建东持有26 7. 360,000股。

这三位股东所持股份总数为127 2. 900,000股,与28日售出前两个席位的出货数量基本相同。

Jimin Pharmaceutical的控股股东和一致行动人士持有的股份总数占总股本的62%。这部分股份被锁定,这意味着市场上只有38%的筹码正在流动。

12月28日,吉民制药换手率达到1 5. 60%,前五大业务部门的交易量占当日总交易量的近一半。可以计算出这五个业务部门的交易量集中在流通筹码的20%左右。

一些私募股权消息人士说,出货和换手率如此集中意味着“银行家”很可能割肉逃脱。

谁造成了“闪存崩溃”?

为响应最近的股票交易,Jimin Pharmaceuticals于12月28日晚上第四次披露了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和交易询价函的回信。

在该公告中,吉民制药再次提到,没有应披露但不应披露的重大问题。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和一致行动人士所抵押的股份没有平仓的风险。

那么,是谁造成了吉民制药公司的这次“闪电崩盘”,又有谁被怀疑在村子里?自然人邵一南是关键。

邵依南是吉明制药第三季度报告的两个新的自然人股东之一。据《揭绵新闻》报道,邵一男没有在A股上投资的历史记录,但在今年第三季度,他也进入了两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除了济民药业之外,另一个是荣科科技。

荣科科技(Rongke Technology)在12月16日和17日也发生了“闪存崩盘”,在两个交易日中下跌了3 5. 93%。 12月16日也是Jimin Pharmaceutical这一轮暴跌的开始之日。

巧合还是必然?不幸的是邵逸南是否同时为两家上市公司“踩雷”,还是两家上市公司的“闪电崩盘”与邵逸南的持股有关?

2020年6月,在资本市场上从来没有见过面的自然人邵一南,从崔万涛和付延杰手中投入了1. 73亿元人民币的自有资金,并获得了5%的荣科科技股份。价格是每股6元。

荣科科技当时宣布,邵一男,男,1989年出生,现居浙江省江山市西塘巷。

采访新闻查询“天眼茶” APP发现,邵一男还是浙江汉达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达控股)和浙江汉达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达文化)的法定代表人。 )。持股比例分别为20%和70%。两家公司不久前成立。半田控股成立于2020年6月10日,半田文化成立于2019年5月18日。

汉达控股的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其股东包括陈欢,吴李学鹏,邵沂南詹超朋和周文岑。其中,陈欢是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汉达文化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0万元。 2019年7月发生了变化。法定代表人从向彬彬改为邵一南,而投资者也从向彬彬改为邵一南。

界面新闻查询中国审判文件网发现,邵一男及其合伙人曾作为当事人或局外人多次出现在配资合同纠纷和贷款合同纠纷中。在这种情况下,您还可以了解非现场配资业务的特定合作方式。

案例A,在浙江省淳安县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中(([201 9)浙0127民初号3356]),显示了原告詹朝鹏的请求:被告将原告退还了原告。本金为323万元,并支付利润25 2. 42万元。诉讼请求还显示,“原告于2018年12月28日指示邵一南汇款323万元至被告的帐户。”原告与被告之间的中间人,一直保持原被告之间的配资关系,并以中间人的费用作为报酬”,“原告向廖毅支付了中间人的费用共计511.2万元。”

资料来源:中国判决书网(201 9)浙江0127民初3356号

案例B(201 9)浙江0105闽初7250号与案例A相似,詹一鹏指示少义南将800万元汇入一个帐户。

资料来源:中国判决书网(201 9)浙江0105闽初7250号

在这两个案例中,邵一男作为局外人存在,并由詹超鹏指示进行场外分配炒股。

从案卷中可以看出,邵以南和他的合伙人已经获得了非常丰厚的利润。在案例A中,詹超鹏要求本金323万元,利润25 2. 42万元,账户运营期为2018年12月28日至2019年2月底,仅两个月

在案例B中,詹超鹏汇出本金1420万元,炒股产生利润219 0. 310,000元。账户运营期为2018年12月至2019年4月15日,(k54)]收入的54倍仅用了4个月。

在涉及邵一男和半田的大股东陈欢的另一笔贷款合同纠纷中,法院发现的事实中也提到了具体的配资操作方法。

案例C,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201 9)浙0106民初号777])的民事判决,法院认定的事实表明,“陈梦飞(贷方,甲方) ,陈浩(担保人),陈欢(担保人),邵以南(担保人)和原告(借款人,乙方)签署“贷款协议”,规定乙方使用甲方借出的资金投资于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不得挪用交易价格证券;保证金为3,575万元;贷款本金为8,925万元;借款利率为固定利率1%/股每月,即每月利息8 9. 250,000元。每月还款,贷款期限为3年。”

此案还涉及异地配资,邵以南和陈欢是保证人。

资料来源:中国判决书网(201 9)浙江0106民初777号

中国判决书网判决书中所显示的邵以南的姓名,性别,年龄和住所与荣科科技披露的邵以南相同。

此外,前一篇文章中提到的向斌斌没有在二级市场上持有头寸的记录,但是此人因操纵证券市场而被罚款。根据中国判决书网的数据,自2014年以来,项斌斌已参与了许多私人借贷纠纷和合同纠纷。

在案件D中,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 9)浙07民端6054) Chengyitong(30043)0. SZ)股票,股票于2019年6月跌停板期间出现。为了减少损失,林世宏与项彬彬达成协议,项彬彬购买了成亿通股票的股票。 2019年6月4日至6月5日,林世宏分三次将1100万元转入项彬彬的账户,项彬彬斥资1600万元分三个账户购买了该账户。 Chengyitong 股票。

在此案中,法院裁定项彬彬“操纵了证券市场”,因此认定项彬彬与林世宏之间的协议无效。

值得注意的是,向斌斌还没有可以检查的持仓记录,并且仍然完成了法院通过经营多个账户确定的“操纵证券市场”的事实。

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出,邵以南及其合伙人非常深地参与了场外活动配资,很多人参加了,他们具有相对成熟的合作模式。

配资资金与P2P密切相关

局外人的要求还显示,邵一男的配资资金可能与P2P在线贷款资金有关。

案例E,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执行判决书(([201 9)浙0106执义64号])表明,杭州九盛泽丰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盛泽丰) ),作为局外人,要求法院撤消(201 9)浙0106闽初777号民事裁定(C案),陈梦飞的帐户名称被冻结了两起案件,原因是“法院冻结的案名是陈梦飞的个人账户,但实际上是他的公司,用于网上贷款客户之间的资金赎回账户,该账户中的资金属于网上贷款相关资金,不是陈梦飞的个人资金。杭州小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九投资”)以董事长账户之子陈梦飞的名义开业。九盛泽丰公司法人代表,陈梦飞在父子关系。

Tianyancha APP显示,陈旭一是杭州金华商会副会长,杭州兰溪商会副会长,浙江大学EMBA 1068班长。2007年,他创立了杭州爱彼商贸有限公司。有限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在完成多轮融资后,杭州爱彼于2014年被VIPS(VIPS.N)收购。

此后,陈旭毅加入了P2P在线贷款行业。目前,其子公司包括杭州久诺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杭州润久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并通过这两家公司控制久胜泽丰和其他子公司。

小久投资成立于2015年8月3日,品牌为小久金融服务。小九金融服务是一个互联网金融P2P在线借贷和P2P财富管理的投资和财富管理平台,专注于汽车贷款业务。 2016年,它获得了赛博的2000万元投资。最新信息显示,小酒投资公司已经是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的不诚实公司,并已被法院列为高消费企业。

早九金福早些时候在公开场合发表的一篇文章显示,陈旭一当时是早九金福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他于1970年出生于浙江省金华市兰溪市。

2018年7月7日,杭州警方通知,涉及小酒金融服务等平台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件已立案侦查。

小酒金福官方网站已于2018年6月固定。网站显示,小酒金福的累计交易金额为4 2. 63亿元人民币,累计服务用户数为1 1. 81万。

在小酒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官方网站上披露的2018年5月的经营报告显示,有3400人进行投资和投资,累计借款3 5. 2亿元人民币,贷款2. 52亿元人民币。

在股权方面,陈旭怡也逐渐退出了小酒金融服务公司。 2018年5月,小酒投资的法定代表人由陈旭益变更为张勉静。同年6月,投资者从陈旭毅及其控制的公司变更为2020年3月持有的上海精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100%。

结合案例C,小酒金融服务公司的一些在线贷款资金都存在于陈旭毅的儿子陈梦飞的个人账户中,毫无疑问,该资金池是由陈梦飞也是该贷方中的贷方。场外配资关系。两种基金之间的关系很明确。

最高人民法院澄清说,保证金交易是证券市场的主要信用交易方法,也是证券经营组织的核心业务之一,是国家依法特许经营的金融业务。未经法律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配资业务。

邵逸南及其商业伙伴的场外配资行为都是非法配资业务。

吉明制药现在有10 跌停,荣科科技的最新股价4.为61元,比之前的6元成本低2 3. 17%。

很长一段时间就有装古特色

追踪近几年Jimin Pharmaceutical的趋势,可以发现这并不是该公司的第一次崩盘。除了最近的2020年的跌停板 10个跌停板外,6月还有3个跌停。

Jiangjie News发现,除了自然人股东邵以南外,在济民药业中不容忽视的资本力量还来自私募股权公司郑凡投资。

自从2019年第二季度以来,正帆投资对Jimin Pharmaceuticals的投资就已经完成,它准确地踩踏了Jimin Pharmaceuticals的前一次飙升,到2020年6月,超过一半的资金已离开市场高位

范Fan认为,吉明药业受到做市商控制的痕迹非常明显。他说,做市商首选的股票主要是流通的市场价值小,“流通市场小,更适合控制市场。”

吉民制药在上一次牛市之初的市值不到30亿元,其中60%以上是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者所拥有。实际可交易市值不到10亿元,这是一个很好的控制目标。

“内部没有大型机构,公共资金是不可控制的。最好是在没有机构的情况下持有头寸,而散户投资者应参与其中。”范芸说。

吉明制药的牛市始于2018年6月。在其股价创下新低8. 50元之后,它开始了新一轮的吸收和提升。

正是在这段时间里,郑凡投资的两家私募股权基金进入了吉民药业的前十大股东名单。

正帆民兴三号私募股权基金首次出现在2019年中期报告中,持有280万股。第三季度,正帆民兴3号增加头寸420,000股,正帆投资的另一只基金正帆民兴4号成为第六大流通股股东,持有34 8. 7,900万股。

在2019年年报中,正帆投资所持股份数量达到了顶峰,两家私募股权基金共持有济民药业68 0. 6,500万股。

郑凡投资建立头寸后,吉民药业进入快速增长模式,股价涨至50元以上。风险正在逐步接近。

2020年4月3日,吉民制药突然间无数个“一个字” 跌停。经销商试用了镰刀之后,便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绝对控制之旅。从4月7日至5月6日,济民药业的股价收盘价每天都精确地控制在1%的涨跌幅之内,一个月内股价的累计涨幅为-0. 41%。

范云表示,要确定是否应将壮族股票与股价走势,换手率以及股东人数等指标结合起来。

“庄股的交易特征非常明显,幅度非常窄。它通常在某一天下跌很多,然后又回落,留下一条长长的下影线。然后缓慢上扬。”范云说,仁东(00264 7. SZ)持有的趋势很明显。

从济民药业的趋势来看,“闪崩”之前最常见的事件是“横向警告”。即使在某些情况下,Jimin Pharmaceutical连续几个交易日的K线图似乎都是用尺子绘制的。的。在连续几天交易之后,突然突然下跌,所有交易均被暂停,投资者为时已晚。

范云还说,这些股票 换手率的价格很低,“因为控制之后,没有人在交易,这基本上是一场比赛”。

吉明制药(Jimin Pharmaceutical)也符合此功能。

Jimin Pharmaceutical Day K Line 2020年3月至6月

6月11日,济民药业在突破之前创下了5 7. 50元的历史新高,但留下了长长的上影。交易额大幅增长,交易额达1500亿元,同比增长88%。在此之前,济民药业的日营业额通常不足一亿元,换手率不超过1%。

更奇怪的是,根据当日的分时图表,它来自整洁,整洁的跷跷板形式。一些网民开玩笑地称其为“灌木丛”。这种趋势也暴露了经销商的意图。

吉明制药2020年6月11日的分时图表

在遵循三个“单词” 跌停的情况下,6月11日追逐的投资者没有阻力而被困住。

与吉民药业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和第二季度报告中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相比,其他股东所持股份数量没有变化。唯一的变化是,郑帆民兴3号已经撤回。

郑帆闵行的投资风格是专一的。正方闵行三号,四号分别向济民药业投资期间,这两个基金只能检查济民药业的持股情况。

不仅如此,郑凡敏的其他基金也可能参与其中。

采访新闻查询私募股权排名,发现正帆闵行共有7只基金,其中3号在退出济民药业后已提前清算。此外,1、2、4、5号产品的净值趋势高度一致,但也与济民药业的股价走势相似。

一些私募股权从业者认为,郑凡投资公司对Jimin Pharmaceutical的实际持有量可能超过财务报告所显示的数量。

正帆投资成立于2015年6月,投资经理是黄建杰。黄建杰在2019年5月接受《资产管理网络》采访时表示,正帆民兴系列产品现已发行6期,全部基于股票 多头策略。 股票的分配主要由制药,消费,技术和一些周期性库存决定。黄建杰当时还透露,其管理规模接近4亿元。

正粉民兴一号最早成立于2018年11月20日。它正处于济民药业最后一轮牛市启动的初期。

另一家私募股权复兴投资基金(广州)有限公司-复兴翠仓4号私募股权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复兴翠仓4号)也出现了。它在2019年第一季度持有Jimin Pharmaceutical 30 5. 700,000股股票,在第二季度略微减少了所持股份,并在第三季度完全撤出。据此计算,复兴翠仓四号也跨过了济民药业最快的上涨期,获利约2倍。

此外,异常的股东数量也显示出“银行家”的极端经营作风。

在2018年上半年末,吉民制药的股东人数为1. 910,000。在连续六个季度集中筹码之后,到2019年底(一年半),股东人数已降至仅4,336人。以前是23%。每个家庭持有的股份数量也从1. 680,000股增加到7. 380,000股。

在前十大股东持股数量稳定维持在66%左右的前提下,这意味着剩余股份的集中程度超过了显示的水平。

到2020年,吉民制药的股东人数将急剧波动。首先,它从第一季度末的5,904增至第二季度末的15,295,股东人数增加了约1. 6倍。到第三季度末,吉民药业的股东人数已减少到9272人,减少了40%。

近年来吉民药业股东数量的变化

范云提醒投资者,如果判断目标是股票市场,最好不要碰它,“因为我不知道交易商出货何时出货回应。”

范云对《街面新闻》说,在正常情况下,小市值公司增加之后,他们将与上市公司合作发行好消息,然后出货。 “例如,高交付,并购,股权激励等好消息使散户投资者接管了。”

在吉民药业,它负面多于好处。

吉明制药的主要业务是医疗服务,化学药品和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在2020年新的王冠流行下,医药概念股的总体表现良好。但是济民药业不是。

2020年上半年,当股价创历史新高时,吉民药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35 9. 59万元,同比减少了8 [k]。 k51] 29%;公司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348 3. 77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 5. 60%。

尚无基本面的吉明制药无法支撑其上半年股价的新高。投机之后的下跌也是一种“价值的回报”。

本文由犇腾股票配资网首发,文章链接地址:https://www.gupiaojichu.cn/kh/3511.html

热门关注
猜您喜欢


Powered By 犇腾股票配资网 站长QQ:908235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