犇腾股票配资网

杠杆配资平台,“一字断魂刀”再现江湖!80后富二代被控制 曾坐庄这两股导演疯狂“

犇腾股票配资网 2021-04-07 配资炒股 65次

由于涉坐庄南岭民爆、正川股份,富二代“杀猪盘”庄家刘锦烨被控制的消息不胫而走。多位接近刘锦烨的资本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刘锦烨被监管关注,直接导火索起因于涉嫌操纵正川股份被举报,同时,大概率与他所重仓的个股出现“一字断魂刀”式出货方式给行业带来负面影响有关。

接受记者专访的人士向记者确认,刘锦烨作为“富二代”热衷于证券投资,他所采取的是“自营”与“外包”相结合的方式,往往会通过杠杆配资,对部分个股的流通股份持股比例较高。尤其在出货方面倾向激进,“跌停出货”时常会变成刘锦烨的变现方法。

随着对刘锦烨操盘手法的复盘,在A股市场中持续一段时间的“庄股闪崩”和部分个股无缘由“一字跌停”的缘由,也有望逐渐浮出水面。

自营+外包齐头并进

“此前微信交流非常顺畅,但是从12月17日进行了最后一次互动聊天后,虽然发了数条消息,但是都没有得到刘锦烨的回复。”接近刘锦烨的资本人士王灿对记者表示。

这与近日刘锦烨被曝出被控制消息的时间节点相吻合。媒体报导显示,刘锦烨是12月17日晚间在北京被上海经侦方面的人带走的,当时一同被控制的也有他的一名万姓操盘手以及公司其他相关员工。

据王灿介绍,刘锦烨此前重仓正川股份时就被人举报,曾被监管要求约谈。但是刘并没有去,后来证券监管部门把相关材料移交了公安。

“刘锦烨无法获得联系,当时就早已在圈内传开。这也直接给二级市场带来很大连锁反应。” 王灿对记者表示。

典型代表为湖南省国资企业南岭民爆,这只股票当时是刘锦烨的重仓标的之一。2020年12月18日上午开盘,南岭民爆集合竞价即告跌停,随后两个交易日连续跌停,直到第4个一字跌停后,才开始迎来场外资金“翘板”。

“这与此前配资大佬李跃宗被控制的消息在圈内传开后,导致朗博科技等个股连续多个跌停而产生踩踏的局面更加相似。”王灿分析说,“从给我接触至的资方来看,12月17日晚上,刘锦烨被控制的消息就早已传开,以配资盘为代表的资方在当天就挂出跌停板出货,这直接造成股票在次日失去流动性。”

由于12月17日至21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20%,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有关规定,属于股票异常波动的状况。南岭民爆专门进行了核实,并通过电话等方法咨询了公司控股股东跟实际控制人,结果未发现前期披露的信息必须更正、补充之处;同时表示,公司经营状况正常,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也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股价连续下杀,急坏了其他投资者。12月23日,南岭民爆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有股东对公司最近股价下跌提出了指责。“近期公司股价持续下滑,请公司谈一下有关基本面的状况,给投资者一些信心!”

南岭民爆方面当时回复称:“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基本面稳中向好。根据战略发展必须,公司正推动布局砂石骨料等行业,延伸产业链,并将积极着手恢复旗下部分子公司的军品资质,进一步加强公司军品业务结构。”

王灿介绍,这种原因于二级市场的股价连续重挫,从上市公司基本面来看通常是无迹可寻的。“从我个人经验来看,除了类似上海机场遭遇免税合同‘黑天鹅’原因出现连续跌停等个案之外,有非常比例的案例,只能从二级市场资金角度来预测股票异动。”

南岭民爆只是刘锦烨参与股市投资的标的之一。有受访者向记者确认,刘锦烨参与二级市场所采取的是自投+外包齐头并进的方式。

倚天投资是刘锦烨“外包”的投资机构之一。双方共同提供股票资金账户,刘锦烨方面随时跟踪监控倚天投资,及时调整资产配置方案,收获利益。

在外包方式下,刘锦烨与承包方进行了明晰的利益安排。根据记者拿到的一份合作合同,当股票账户的总资产小于账户所有人提供的股票账户初始资金额以及年化收益12%的资金成本的总和时,视作股票账户的亏损。亏损部分的70%由刘锦烨方面承担,30%由倚天投资承担。

此外针对风控标准也进行了界定。当账户内总资产的亏损比例达到10%时为清盘线,倚天投资方面应停止买入股票并且清仓与刘锦烨方面进行结算,如果购买了股票,刘锦烨方面有权随时清仓。清盘线以内的亏损,刘锦烨方面承担70%,倚天投资方面承担30%,对于超过清盘线的巨亏,倚天投资方面承诺对损失承担全面责任。

“刘锦烨和我都是在清华读过EMBA的同学,我们也常常交流炒股方法。”倚天投资相关负责人花小翔对记者表示。

虽然两大路径齐头并进,不过“自营”与“外包”模式所投入的资金并不相同。倚天投资方面就直言,自己更多的是“试手”意味。“我们被委托的资金只有1000万元,期限为6个月。除了资金安全垫之外,还规定了买卖股票的范围,流通股本适度规模、流动性好、上年报业绩不亏损,成为核心考量因素。”

按照约定,倚天投资不得购买S、ST、*ST等被交易所特别处理的股票;不得购买权证类可以进行T+0交易的证券;不得购买首日上市新股等当日不限制涨跌幅的股票,以及科创板和创业板上市新股连续5日不设涨跌停板限制的股票。同时单笔下单不得超过100万股,单只股票不得超过账户总资产的70%,单只股票的估值不得超过总市值的5%。如果股票在购买后交易额下降,则必须根据增长前5个交易日的日均交易量的30%以内持有该股票。

“恶庄”的一字断魂刀

媒体爆出,正川股份和南岭民爆都是刘锦烨前后所相中并重仓参与的A股公司,本次刘锦烨被捕,大几率也是由于在这两只股票上坐庄。

不过,拆解对比来看,刘锦烨对这两家公司的介入和卖出方式存在一定差异。2019年8月,正川股份股价从13元一线启动,至2019年11月涨到逾34元的低位,此后便展现A字型见顶下跌。有媒体还原的手法是,在公司股价上涨过程中,有一些配合者通过多种渠道推荐散户接盘,最后股价连续跌停板下杀,股民跑都跑不起来。正川股份庄家这种操作模式,被视为“杀猪盘”。

而南岭民爆的出货方式则相对最为暴力直接。2020年6月,南岭民爆股票价格从5元多启动,至11月股价下跌到15元以上。股价跌进去以后,庄家却反手以跌停板出货,遭遇“一字断魂刀”,直接封杀了其他资金的买入之路。根据推测,算上配资在内,刘锦烨可能动用了8亿至10亿的资金在南岭民爆上坐庄,且对这只股票的控盘度可以高达80%以上。

按照多位操盘手公认的看法,“一字断魂刀”这一操盘手法为徐翔首创,此后被“温州帮”发扬。在不少操盘方和行业人士眼中,“一字断魂刀”式的跌停出货,刀刀断魂,寸草不生,杀伤力相当惊人。

杠杆配资平台_炒股杠杆配资_配资平台

花小翔对记者表示,“我以前劝过刘锦烨,不要对单一一家公司的流通股高度控盘,一般不要超过50%。但是他丝毫没听,反而认为我更加保守。”

通过刘锦烨操盘手法的复盘,在A股市场中间歇性出现的部分庄股闪崩和一字跌停的运作手法,或也在浮出水面。

2020年下半年以来,A股市场出现不少一字跌停股,这些个股多是在公司基本面没有发生变化的前提下无缘由连续跌停,被行业人士视为遭遇“恶庄”魅影。

“股市最担心的就是没有流动性,这会带给恐慌情绪叠加和卖盘进一步放大。”花小翔都记者介绍,“虽然关于刘锦烨具体的股票操作,我不知情具体,不过他问过我,股票怎么出货,我告诉他合规出货的方法是涨停板,只喝鱼片和鱼身,留鱼尾给对方。不要买很多流通盘,要合规,别违法。”

王灿则对记者表示,实际上,A股市场中的主力向来分有“善庄”与“恶庄”之分。善庄的操作方式较为温和、善良,不单自己挣钱,也让跟风盘获利,个股基本面较好,股价波动幅度不大,庄家控盘能力极强。恶庄的操作方式凶狠,股价波动幅度较大,股价暴跌大跌,吸货时拼命打压,拉升前期则拼命洗盘,把市场中绝大部分的跟风盘赶下车,出货时最是震荡幅度极大,甚至采取打压出货和跌停出货。

花小翔指出,A股生态在加快优化,不过从现在来看,部分个股的“坐庄”时代并没有结束。“投资更重要的是坚持价值驱动。因此在我看来,无论是正川股份还是南岭民爆,刘锦烨一开始就选择错了。一个原本就是老庄股,另一个也是很少有主流机构去调研的军工公司。”

庄家与配资客的交织

在花小翔看来,没有受过处罚的操盘手,通常都有一种固执的激进态度。“从刘锦烨案例来看,最终害了自己、害了散户,也害了行业。”

资料显示,与李跃宗类似,刘锦烨是“80后”,是上海当地的“富二代”,家中从事房地产生意。不过,他对做实业没兴趣,对于证券投资则非常偏爱。

王灿介绍,虽然颇具很高身家,不过在而在操作股票时,刘锦烨不仅使用自有资金,而且还找寻场外配资,放大杠杆。这一表述,与刘锦烨认为花小翔所在投资机构的操盘模式“偏保守”的态度相呼应。

也正是在场外配资模式下,也常常在某一只个股的异动中,“庄家”和配资客角色通常会出现交织。

花小翔分析说,这种交织很容易理解。“比如,提供配资的资方作为优先资金方,知道庄家的持仓,便更可能也参加其中,变身另外一个隐形庄家,期待被其他资方抬轿子。不过即使事发,就会导致连锁反应。南岭民爆案例就是一个典型证明。”

“无论是王思聪选择股权投资,还是刘锦烨采取证券投资来看,中国早已迈入富二代创业时代,虽然赛道不同,但是失信和涉嫌非法都是需要避免的误区。”花小翔对记者表示。不过,花小翔同时对记者表达了自己的不解:“富二代”那么高身家,为什么偏偏青睐炒股而不潜心实业?在炒股过程中为何不找到专业机构避免风险?即便自身来做,为何又连相关风控跟法律顾问服务都难言健全呢?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本文由犇腾股票配资网首发,文章链接地址:https://www.gupiaojichu.cn/cg/4321.html

热门关注
猜您喜欢


Powered By 犇腾股票配资网 站长QQ:908235900